Soloshika

=solo
我在集训!最喜欢雷安!

“安迷修,你夹子夹歪了”

------
是夏天了~
不小心画得太幼了一点算了当年操吧(??)
好孩子就该在夏天学习(x
ps.安迷修身上那件衣服不是他自己的所以比较大(虽然我画不太出来,绝望.jpg

心情不好扔点原创上来(郁郁寡欢

借鉴了一下国家队的风格!(但是好像不怎么像(。)
想画帅气是不可能了,这辈子都不可能了.jpg

在明天还有两门科目的压力下紧张地摸鱼(??

安迷修和冷热流色的发卡
p2是眼镜ver

(是雷狮视角(小声

十九岁的男孩子不可以过儿童节

我永远爱滴滴!!永远!!!

请在滴一声后留言:

是我滴lolo @Soloshika 的可爱脑洞!


设定是只有二十一岁以下存在的世界,梗都是她的!可爱也都是她的!我只负责扩了一点句(抱头


和lolo的深夜聊梗时光超快乐♡♡








十九岁的男孩子不可以过儿童节




 


01


 


真糟糕。


安迷修灰不溜秋地在看起来算是整条街最齐整的铁门前坐下了,暂且抛却了成年人的从容形象,向浑身乳酸发酵的肌肉低了头。两小时前他坐上了开往母校的列车,中途在车厢里眯了几分钟,再一睁眼,整个世界都不对了。


安迷修花了五分钟怀疑人生,随即认命地拎包踏上了寻找世界的旅程。


灰蒙蒙的天和倾倒的植物,全线停止的地铁和停得乱七八糟的交通工具,更扯的是整整一个小时,安迷修没有看见任何一个呼吸生物的踪迹。


该不会是什么拙劣的综艺节目吧……那未免也玩太大了。


闹不明白眼下的状况,对下一步该去哪儿也完全毫无头绪,安迷修只好漫无目的地向着原先的目的地行进。直走得灰头土脸,他总算看见了熟悉而陌生的母校大门。


大门紧锁着,胡乱悬挂着的布料阻隔了视线,安迷修盯着门口糊着疑似床单的布料上花花绿绿的图案,忍不住心说想不到毕业一年,校领导的审美变得如此不可捉摸。


原地休息五分钟恢复体力,安迷修起身开始研究挂在校内方向沉甸甸的大锁。隔着护栏扑腾了好一会,正当他考虑起攀爬校门这种严重违反校纪校规的行为可行度时,身后突地平地炸起一声惊雷。


安迷修一个激灵,不明所以地仰头看了一眼,困惑地想,这青天白日的哪里来的雷?然而那响声过于逼近了,他很快反应过来回头去看,顿时被一股浓浓的学生时期黑恶势力的气息镇住,还是自带电闪雷鸣背景板那种。


……现在收保护费都这么排场的吗。


但毕竟是两小时以来见到的第一波同类,还是四个!安迷修拍拍脑袋,露出一个友好无害的微笑:“你们好,在下遇到一点麻烦,简而言之就是似乎所有的人都不见了,请问你们知道发生了什么吗?”


那几人对视一眼,其中一个扎了一头辫子的男生站出来,同样回以和善的笑容:“你好,事情有些复杂,不介意的话我们借一步说话?”


 


02


安迷修端住社会微笑,心里同时响亮地拨起了算盘珠子。


他是对人常怀信任之心,但他不是傻。这一拨人看上去年纪都不大,甚至乍一眼还有个目测初中生的小朋友,然而不好惹仨字儿就差没写脑门上了。安迷修读高中的时候是学校出了名的风纪委员,对付这种家伙目光奇准无比,并且很有一套。


他想了想,谨慎微笑道:“就在这里吧。”


他心里有很多考量,各方面下的。一旦进入显然是对方的领地,再要商量些什么他必然无法端平两方形势。本就处于信息不对等的劣势,他不愿意叫自己的境况更艰难些。


何况重点是,这帮家伙……实在不像什么好人。哪来的邪教现场?


对面果然不负期望,那位显然是外交担当的小辫儿青年上前一步,友好而不失诱惑地向他抛出饵料:“那么我简单向你介绍一下目前的情况,你再考虑要不要加入我们。”


 


于是这位口才耐心皆一流的朋友花了十分钟给安迷修粗略介绍了一下这个世界观下的情况。


安迷修目前只能用平行世界来跟自己解释目前身处的境地。


这个成年人消失的世界从最初的兵荒马乱到如今平稳运转一年左右,作为建设社会的主力军,学生以校园为单位划分势力牵制生存,互相交涉。他们争夺资源,扩张地界,倾轧吞并,维持着充满生机而相对平衡的势态。


没人知道这样的世界从何而来、又将向何处去。大家能做的,就是努力过好每一天,让未来变得更清晰一点。


 


安迷修听得一愣一愣,用自己世界观的联合国来类比,顿时好理解很多。


相对来说,毕竟全部都是十来二十岁的小年轻,这个世界显得更简单也更直接。因而他们扩张发展的方式也相当简单粗暴,谈判不成,就打架。


打群架。


通常大家约着地儿假惺惺地客套几句,然后随便找个什么缘由就开干,完事签订条约,划地盘赔款,这些都好理解。


看上去同安迷修的世界观唯一差得有点大的——安迷修仰望了一眼为首的雷狮手中那柄电闪雷鸣的锤子,吞了口口水。


这里的学生都拥有一种——安迷修更习惯称之为超能力的元力技能。这非常开挂,随机分配的技能纯粹看脸,有的就像雷狮这样暴力高调,有的就是网游里的召唤师,只能靠往现成生物额头上贴条儿驯化来提升战斗力。


然而现代社会,除了家养的小猫小狗,战斗力最高的恐怕就是鹅了,召唤啥呢。


就很非。


而面前这一行人,正是本区赫赫有名的地头蛇。除却雷狮打眼的闪电,另外三人也各有傍身之计。当自称帕洛斯的年轻人微笑着说出“雷狮海盗团”五个字时,饶是听得十分正经的安迷修也忍不住走了个神,腹诽道,这哪里是什么海盗,分明就是强盗。


在一至二十一岁的“成年段”内,又只有十四岁以上的青少年最适合充当战力,因此安迷修这么一个十九岁的绝佳劳动力从天而降,可想而知对他们的意义有多大。帕洛斯说到这里摊了摊手:“这里已经很久没有出现过生面孔了。我们不知道你是从哪里来的,但恐怕你需要做好回不去的准备。”


安迷修理解地点点头,就见对方双眼一眯,果不其然,下一步便向他抛来橄榄枝。


 


03


虽说已经做好准备,但帕洛斯一句“我们需要你这样的新时代青年人才共建和谐美好校园”甫一出口,整个空气还是一时有些凝固。


对方的神情实在说不上和善,比起邀请更像要强抢民男。安迷修本就心存戒备,这一下心说来了,一张脸更是板成一个警惕.JPG。


两厢僵持半晌,为首的雷狮终于不耐烦了,手上凶器往地上一杵,伴随着滋啦滋啦的电流声冷酷道:“别废话,来吧,打过我咱井水不犯河水,打不过老老实实跟我走。”


帕洛斯有点想阻拦他,一句“老大别这样”还堵在嗓子眼,就见对面那人狐疑的神色褪去,终于找到正确剧本般如释重负地两手一握:“好啊,来吧!”


 


……这脑子怎么长的。


帕洛斯闭上嘴。一个两个的,都不是很正常。


然而很快他意识到,他的雷狮老大果然精得很。他简直都不忍看眼前上演的这么一码赤手空拳小白板vs榜单前五神级号。


不仅是杀害,简直是虐杀。


没有元力技能的安迷修毫无悬念地惨遭吊打,被人按在地上惨无人道地一顿摩擦。偏偏他很久没有像这样活动手脚了,这一架打得他酣畅淋漓,心里那杆秤一下就没数了。雷狮还算有良知地没跟他扔雷,两人物理互殴半小时,安迷修举了手。


雷狮居高临下地扯着嘴角向他伸出手,歪了歪头:“欢迎加入我们,安迷修学长。”


 


04


雷狮没有唬他,他真的比他小一届。


安迷修得知此事,一时语塞,决心多喝这个世界的牛奶,多呼吸这里的空气,多锻炼,争取二十岁前长高五厘米。


雷狮同样没有唬他的是,安迷修迅速在这里找到了自己的存在价值。


他得到了整个凹凸学园乃至整个片区最大的一片,


菜园。


非常生态环保,设置在生活区楼顶,绵延五大公寓楼及校食堂,新鲜得摘下来就能运下楼进餐桌。安迷修不由感叹年轻人的创意。


短短一周内整个学园都得知了楼顶新来一位耕作技术了得的人才,尤其听说是雷狮亲手从外面挖来的,安迷修一时间人气高涨,每天都有无数学生以好似观光团的频率和规模围观他。技术农业,土地边上垒得高,安迷修每每仰头就能轻松同小几十个脑袋对视,时常觉得自己生活在猴山,就差没有从上边空投香蕉饲料了。


这些人一天天的都没有正事的吗?


 


菜园扛把子安迷修同雷狮反映了这个情况,对方坐在边上翘着二郎腿哦了一声,“新鲜劲过去就好了。”


“……新鲜劲?那所以你的新鲜劲什么时候过去?什么时候去忙你的抢劫大业?”安迷修质疑三连,一回头差点跳脚,“你能不能别乱来,生吃也就算了,多少洗一洗啊!”


雷狮耸肩,叼着一截菜叶往后一仰,一脸这是朕亲手打下的江山:“这块地,连菜带你都是我的,有什么不能吃的?”


安迷修决定暂停跟不讲道理的人交谈。


 


05


零至二十一岁,自然既有二十一岁,又有零岁。


安迷修被领到小房间时是抱着一种近似朝圣的心态的。


他仿佛一个没有经验的新爸爸,扒在玻璃窗上看里面一张张软软肉肉的小脸,不自觉露出一种近乎慈祥的傻气笑容。抱着手站在一边的凯莉忍不住笑了一下:“我还没见过几个喜欢小孩子的男生。”


安迷修把脸挪开一点,视线仍旧留在里边:“都是鲜活的新生命啊。”


“你喜欢最好。”凯莉说着拍拍手,“不过要交给你的任务,不是这边。”


她说着把着安迷修的肩把他转过去,另一块玻璃的里头,几个四五岁的小男生正打做一团,边上鼓掌叫好的动静穿透墙壁翻滚着,两个小女生蹦蹦跳跳地在加油鼓劲,热闹的氛围一阵一阵,海浪一般涌过来。


安迷修:……


 


这还不是最可怕的。


可怕的是,轮值幼儿组的执勤,安迷修和雷狮分在了一组。


天知道在他来之前雷狮是怎样通过这项任务的。总之安迷修在一个小男孩近在耳畔的哭闹声里手把手教雷狮给婴儿冲奶粉时,内心是毫无波动的。


甚至心如死水。


同组的凯莉在带了安迷修三天后就扔下他一个人面对这个残酷的世界,临走前怜惜地拍拍他的肩。于是他像单亲的超生游击队父亲,面对的不仅是一帮吱哇乱叫的小猴子,还有一个不老实的大拖油瓶。


拖油瓶一边还算专业地摇奶瓶,一边十指不沾阳春水地告诉安迷修:“那边要换尿布了。”


安迷修:……


 


雷狮还挺有道理。他小小年纪,却爱板着个脸,偶尔阴恻恻地笑一个,小朋友看着他都爱哭。


安迷修有充分的理由认为他是故意的。


六七八岁正是精力充沛狗都嫌的年纪。所幸还不到分配元力技能的时候,破坏力还在可控范围内。同样没有元力技能的安迷修终于找到自己的战场,每天陪小朋友打打架,生理再劳累,也比不上被雷狮的雷暴撵着满地跑的阴影。


给他们普通人就是撒开了也霍霍不出几百里。换雷狮这种级别,心里有点什么想法,方圆八百米都得震一震。


安迷修和小朋友们打架归打架,到底性子温和好说话,关系处得竟然还不错。不像雷狮,临时起意陪着玩个老鹰捉小鸡能真情实感地吓哭小朋友,可以说是凶神恶煞了。


安迷修做老鹰,也就是把被捉住的小鸡抱起来转一圈。雷狮做老鹰,那是真的会一手一个提拎起来,任他们在空中鸡仔扑腾。于是安迷修不得不亲身上阵当母鸡,谁知正中下怀,整个被捞起就跑。


老鹰还理直气壮地摆手:“结束结束,散了散了啊!”


 


06


被问到“雷狮和安迷修的关系”时,围观群众纷纷邓布利多摇头.gif:“雷狮海盗团有五个人不是常识吗?”


整个学校唯一一个不知道自己海盗团团长家属身份的,恐怕就只剩安迷修本人了。


彼时他已经在学校混得如鱼得水,继经营菜园后,又兴致勃勃一头栽进了烹饪大坑。


本学期以厨艺争霸为核心的学园开放日在即,学园弥漫着热烈的节日氛围,学生们难得的团结一致,热火朝天准备起节目。


作为一个学校,一个重要的竞争条件是什么?


食堂。


因此每个学校都十分重视,凹凸学园今年更是请来四位重量级校外评审。确实是重量级,什么叫有趣的灵魂二百来斤,安迷修算是见识到了。


本校的三位评委之一,代表雷狮海盗团常驻的资深评审(元力技能也非常重量级)卡米尔,今年却并没有参与,对外宣称身体不适,请雷狮代劳。


十分可疑。


十分令人怀疑。


但是没人敢说。


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直到在报名表上找到安迷修的名字后大家恍然大悟,散了散了,这个瓜是酸臭味的。


 


这些暗潮汹涌安迷修都不清楚,他只知道在他窝在厨房折腾一道甜点时,雷狮少爷破天荒出现在了这种“又油又脏的地方”。


他倚着门看安迷修忙活半天,出声道:“不如我们来做个游戏吧。”


安迷修警觉地抬头看了他一眼,“什么游戏?”


“要是你能赢这个比赛,我答应你一个条件。反之,你要答应我一个。”


安迷修不明所以地直起身,手背蹭了蹭鼻尖:“为什么?”


雷狮眼神落在他脸颊上纷纷扬扬的面粉,心不在焉地回答:“给你一点动力。”


有鬼。


见他满脸写着你当我傻子吗,雷狮又开口诱惑:“不想吗?任何条件,你要我给你做顿饭也可以的。”


“……”安迷修扯了扯嘴角,“抱歉,可以的话,我还是希望能够有一个自然死亡的结局。”


雷狮同样皮笑肉不笑:“是吗?自然死亡也可以是天打雷劈。”


……


请问你是魔鬼吗?


 


07


开放日当天。


身佩绶带的小姐把餐盘在评审席一字排开。雷狮仰靠在椅背上,拈起一块面点扔进嘴里。


“太甜了。”他点评道,“不好吃,什么玩意。”


他的针对太明显,安迷修在台下牙齿咬得咯咯响。早知雷狮硬生生买进了评审团,他是死也不会答应他那劳什子游戏的!


等着吧,他想。晚上回去有你受的。


然而三十来号参赛选手,雷狮也就有目标有计划具针对性地尝了一口那份甜点,坐了两分钟就拍拍屁股走人了,留下另六位评审同僚舌尖舞蹈。


打分评选兼举办其他活动的一整个下午过去,安迷修忙得头昏脑涨,雷狮却连影子都没冒一个。一想到回头还得给他准备晚饭,安迷修就一个头两个大。


于是他毫不犹豫履行了“晚上要给他好看”的报复计划。


 


于是雷狮当晚得到一份回味也无的白米饭。


真的是彻彻底底的白米饭,扣在锅里,雷狮差点把餐厅翻过来也没能找到一点点下饭菜,连口调味料都没有。


他很快意识到这是来自安迷修的报复,一边磨后槽牙一边把那一大碗白米饭吃得干干净净。


更可恨的是他竟然活生生吃饱了。


安迷修从浴室出来见到的就是一个对着空碗冷笑的雷狮。


闻声抬头的雷狮看着他哼道:“想不想知道你的成绩?”


安迷修在他对面坐下,看着那个空碗挑了挑眉,立马不对雷狮接下来要说的话抱任何期待了。雷狮等不到他的回答倒也不介意,得意地耸耸肩:“第三,你输了。”


安迷修:“哦。”


两人对坐半天,雷狮补充道:“你这是什么反应?我可是给你打了满分。”


安迷修棒读:“哦,谢谢。”


他答应得痛快,不信俩字儿都快写脸上了。雷狮花了整整五分钟也没能让他看起来更相信一点,气得碗都摔了。


这什么世道,怎么说实话还没人信了!


 


08


然而有钱就是真的可以为所欲为。


输了比赛是事实,被激得答应了雷狮的赌约也是事实。因此雷狮找上门的时候安迷修并没有推拒,坦然道:“一人做事一人当,你提吧,我能做到就行。”


雷狮挑眉,不怀好意地笑了笑:“没什么做不到的。”


他的要求果然简单,安迷修简直不敢相信,满脑子都是这家伙又要玩什么花头的呜呜警报。他拿着一套宽大的旧校服塞进他怀里时安迷修仍然不大相信,半信半疑地把衣服看了又看,怀疑里头有什么玄机。


雷狮两手一摊:“放心,我的,没东西。”


他这样说了,安迷修只好把那件对他来说有点松垮的外套披到身上。衣服左肩有几个散落的墨水斑点,穿在身上整个人仿佛被雷狮那种说不上来的气息包围,融融地裹在里面。


毕业一年,重新穿上熟悉的校服他还有点怀念。然而衣服的主人就站在对面,打量的眼神几乎可以说得上赤裸裸,被这样盯着看饶是内心正直的安迷修,也没由来的有点脸热。


他好像有点理解雷狮想要什么效果了。


他清了清嗓子,瞥了一眼摸着下巴高深莫测的雷狮,张开手臂坦荡地任他看。


雷狮也完全没有辜负他的意思,想也没想张手抱住他,难得大方地发表评价:“很好看。”


 


 

黎明还没有到来,所以现在还是13号!!(个屁
没赶上还画了这么雷的东西我感觉非常对不起安安了1551
总之还是祝安迷修生日快乐!新的一年也要继续和雷狮针(xiang)锋(qin)相对(爱)噢!!

船长和他的人鱼

忘记是挺久之前看的哪篇文里的场景了,如果有人告知的话很感激😭🙏🙏很喜欢这种感觉了虽然细节完全想不起来orzzz

@封景 的安安
三张图只是我选择性困难(……)都是一样的( ´艸`)

靠实在是来不及上色了!!画了几个安迷修送给雷狮!!生日快乐啊!!

太乐色了就不打什么tag了(。)